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一卷 潛龍在淵 第1306章 詭譎之局

作者:大司空更新時間:
    此前的開封城里的形勢,雖然風聲日緊,但終究還是維持了必要的平衡。

    這其中的核心,便是李云瀟這個管軍的大將,坐鎮于九門提督衙門之中。

    現在好了,管軍的李云瀟遇刺,至今生死未卜。在野心家們彈冠相慶的同時,京城的局勢陡然一緊。

    “請花娘過來。”薛太妃聽說李云瀟遇刺之后,抖擻起精神,派人去請折賽花。

    很快,折賽花披掛整齊的出現在了薛太妃的面前,“臣妾叩見母妃!”

    薛太妃指著身旁的錦凳,示意折賽花坐過來說話,折賽花微微遲疑了一下,只得邁開的腳步走到薛太妃的身側。

    等折賽花規規矩矩的坐下之后,薛太妃皺緊了眉頭,說:“想必你已經聽說了李云瀟遇刺的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臣妾已經知道了。”折賽花紅著眼圈望著薛太妃,忽然挺直了腰桿說,“母妃,形勢已經很嚴重了,臣妾請求母妃授予管束家將之權,以防亂臣賊子襲擾。”

    薛太妃重重的點了點頭,說:“我正有此意,不想你這孩子倒是個真聰明的。”

    俗話說的好,打蛇打七寸,在李中易和李云瀟先后出事的當口,如果野心家們選擇采取武力解決問題,最好的攻擊目標肯定是執政王府。

    如今的執政王府之中,可謂是老的老,小的小,懂軍事會武術的僅有折賽花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值此風雨飄搖之際,薛太妃只能選擇相信折賽花,委托她統帥駐扎于府里的近衛軍和親牙家將們。

    “喏,你拿著這個,府里的近衛軍和家將們,就都交給你全權指揮。”

    關鍵時刻,薛太妃毫不含糊的主持著大局,絲毫也不拖泥帶水!

    石守信的府里,石守信望著坐在對面的趙匡義,他的心情不由異常復雜。

    趙老三的確是個詭計多端的家伙,手段之狠辣,確實令人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只是,石守信依然有個疑問,趙匡胤為什么還不露面呢?

    照道理說,這么大的事兒,趙老二怎么著都應該出面主持大局才是,而不是只派來趙匡義作為代表。

    只是,事已至此,如果不趁著李云瀟遇刺的大好時機,出手撥亂反正,一旦老李家醒過神來,就要出大麻煩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執政王府,就拜托元朗兄和兄弟你了。”石守信已經準備了很久,實在是不想錯過如今的好機會。

    人生處處都有抉擇和賭博,賭輸了,全家甚至是全族跟著倒霉。

    若是僥幸賭對了,潑天的榮華富貴眨眼間,便會令你幸福到云端。

    “你就放心吧。射中李云瀟的是毒箭,無藥可救。”趙匡義面露堅毅之色,他也已經籌備了很久,并把李云瀟給干掉了,機不可失,失不再來。

    “好,我這就召集人手,干了。”石守信在郊外的農莊里,養了好幾百名老部下,個個都是身手異常了得的殺人好手。

    趙老三主動提出,由老趙家的人進攻執政王府,而把防御力量較為薄弱的皇宮讓給了石守信。

    按照石趙兩人的計劃,劫回小皇帝和撲殺老李家,必須同時進行。

    一旦得手之后,就挾小皇帝以令天下,大事必定成矣!

    如今,李家代柴家的時日尚短,朝廷的重臣之中,大多還是周臣。客觀的說,小皇帝還是擁有極大的號召力。

    “你們趙家在郊外也養了近千名親牙?”石守信突然問趙匡義。

    趙匡義笑了笑,說:“其實也沒這么多,只不過都是神射手罷了。”

    石守信秒懂了,趙家兄弟還真是有心人,提前做足了準備,就等著京畿大亂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各自準備吧,到了時辰一起發難!”石守信探手用力的拍了拍趙匡義的肩膀,重重的一嘆,“成敗在此一舉,全看咱們的運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石,別說這種喪氣話,雖說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但是,咱們以有心算無備,乃是必勝之局。”趙匡義顯得非常有信心。

    趙匡義從石府出來之后,馬不停蹄的趕回了趙家,曾經掌軍的畢竟是趙匡胤,而不是他趙匡義。

    “大兄,石守信那里已經準備好了,就等著咱們家配合。”趙匡義一見到趙匡胤的面,就把整個計劃合盤托出。

    趙匡胤神色古怪的盯著趙匡義,過了好一陣子,才緩緩的問他:“我有三個問題,你能夠答得出來,我就傾盡全力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問吧。”趙匡義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就等著趙匡胤點頭。

    所謂知兄莫過于弟,趙匡義非常清楚趙匡胤的脾氣,不逼著趙匡胤到了走投無路的最后一步,他絕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確定李中易一定兵敗于契丹人之手?是契丹派使者來告訴你的,還是你親眼所見?”趙匡胤一張嘴就問到極其要害的問題上。

    整個事情的關鍵,就在于,李中易是真的兵敗了,還是假兵敗?

    見趙匡義一時語塞,答不出來問題,趙匡胤也懶得理他,接著追問:“就算是李中易兵敗了,他死了么?你是不是親眼所見?”

    這一問,趙匡義更加不容易回答了,世面上的都是傳言罷了,誰真的見著李中易死了?

    “最后一問,李云瀟早露面,晚不露面,剛一露面就被你安排的弩手射死或射傷了,你覺得世上有這么巧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趙匡胤的這三問,一問比一問厲害,一問比一問刁鉆,一問比一問更難回答。

    見趙匡義連一個問題都答不出來,趙匡胤不由重重的一嘆,冷冷的說:“這么大的事情,你居然暗中和石守信都商量好了,你想過沒有,萬一你失敗了,整個趙家都要陪著你一起完蛋?”

    “則平兄,你告訴他,京畿道鄉軍的真相。”趙匡胤突然抬高聲調,把一直守在門外的趙普給叫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李中易臨北伐之前,居然留下了三萬精銳的禁軍,冒充輪替的鄉軍,駐扎于京郊大營,你真的是好糊涂啊。”趙普剛進門,就連聲責怪趙匡義。

    “另外,李家軍和別的軍隊不同,哪怕你真的射殺了李云瀟,馬上就會有替補的將領頂上來的。”趙普邊說邊跺腳,狠狠的埋怨趙匡義,“三公子,你的莽撞行徑,真的誤了大事。啥都沒有準備好,你就敢冒然行事,唉,敗家……”

    趙普罵到一半,意識到不對頭,趕緊往回收。

    “都這個節骨眼上了,可謂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了!”趙普滿臉堅毅的望著趙匡胤。

    趙匡胤知道趙普的意思,既然趙匡義這個傻小子,已經打草驚了蛇,不如將錯就錯,索性拼了。

    “拿什么去拼?你我全家老小的腦袋么?”趙匡胤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,突然抬起手臂,重重的擊掌。

    “老苗,你告訴他們,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趙匡胤恨不得一腳踢死趙匡義這個蠢貨。

    老苗是虎翼軍的營指揮使,是趙匡胤心腹中心腹,嫡系中的嫡系。

    “在北伐軍中,有咱們的人。只是,由于大營中看守得極其嚴密,很難送信出來罷了。”老苗嘆了口氣,詳細的作了介紹,“只是,運氣還算不錯,終于給他找到了押運的任務,這才偷偷的送出信來。”

    “實話說,李中易不僅沒有兵敗,反而擊退了契丹人,更拿下了幽州。更有甚者,李中易已經在幽州稱了帝,改國號為漢……”隨著老苗介紹的深入,趙匡義整個人都不好了,瞠目結舌,目瞪口呆,腦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私下里瞎胡搞一氣,險些誤了大事,將把整個趙家拖進萬劫不復之境。”趙匡胤真想一腳踢死趙匡義。

    然而,事已至此,再怎么責怪趙匡義,也已經于事無補。

    事實俱在,不容趙匡義抵賴,他只得耷拉下腦袋,任由趙匡胤斥責痛罵。

    趙匡義低了頭,趙匡胤反而不好苛責于他,畢竟,打虎親兄弟,上陣父子兵,趙匡義的過錯是總是自以為聰明的獨斷專行,完全不和趙匡胤溝通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就算是自詡為智多星的趙普,也只能束手無策的干瞪眼。

    趙匡胤在室內跺步轉圈,不知道轉了多少圈后,他猛的一嘆,說:“事已至此,既然無力回天,只能死中求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兄,你有辦法了?”趙匡義是始作俑者,他的處境最是危險,自然關心他自己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能有啥法子?你若是逆賊,咱們全家就都成了逆賊,會能跑得掉?”趙匡胤完全氣不大一處來的痛罵趙匡義。

    趙匡義知道把天捅破了,只得低著頭,老老實實的挨訓,而不敢像往常那樣頂嘴。

    “石守信既然要去攻打皇宮,那就只能成全他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真正要命的時候,趙匡胤所謂的講義氣重情誼的特色,瞬間破功,改為死道友不死貧道即可。

    “至于咱們嘛,逃肯定是逃不過去了,只能置之于死地而后生了。”趙匡胤揪住趙匡義的耳朵,小聲嘀咕了一陣子,趙匡義驚的目瞪口呆,“啊……竟然要這樣?”

    “哼,不這么干,你以為李中易會饒得過咱們家么?”趙匡胤怒瞪著趙匡義,心里暗罵道,不成氣的東西,搞陰謀搞到自家藥丸的地步,蠢貨一個!

    趙普見趙匡義不太樂意的樣子,便嘆了口氣勸道:“不這么做,所有參與的人,無一例外,個個抄家滅族,絕無僥幸之理。畢竟是李中易主動謀劃的陽謀,不撈幾條大魚,他豈能輕易的善罷甘休?”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