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路西弗的蛻變 第九百六十九章雙重鏡面殺人調查篇第三十五幕

作者:小韻和小云更新時間:
    “喂!我說你是不是玩替換游戲上癮了?!”

    “小恒,你干嘛那么生氣?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,本以為你會直接認出來的!”

    “你突然出現,我沒認出來也正常的吧!你小子想說什么?我不夠愛小左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小恒,你誤會了,我就是開個玩笑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警告你,以后這種玩笑最好少開,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!”

    “切!那你得先打得過小蒙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!!”

    “沒,沒什么,你不要抱走啊!啊啊!打人啦!”

    電梯井里發出不成調的慘叫聲,為了避免影響外面人的工作,最終那個發火的人也沒有真的打人,而是捂住了對方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輕點,說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嗯…我和小蒙在機場后面發現了戴面具人的蹤跡,只是他藏得太隱蔽,小蒙嫌我礙手礙腳,要一個人探查,所以……那個…他讓我回來跟著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的天哪!你就是個麻煩精!”吼完,氣憤的人說:“我這里暫時沒事,就是等著,你跟著我也沒事可做,還是自己去機場閑逛一圈吧,我可沒興趣跟你逛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排斥我,太傷人了,我下次一定要告訴小左,讓他教育你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,我叫你祖宗還不行嗎?小左那里就給我積點好印象吧,我也真的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積累好印象的人是你自己吧,我來機場之前說的那些話你都想通了嗎?”

    “想通了,想通了,我會努力上進的,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還差不多,現在,要我自己去閑逛也行,你告訴我,付軍在大龍小區究竟做了些什么?還有,小左是怎么對你說的?他前前后后的計劃安排都要告訴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!小左就是給我出了個主意去接近王莉莉和無面人,其他什么也沒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騙不了我的,你第一次來機場的時候,瞞著小謝,是小左讓你一個人來的吧?當時你們還不知道機場發生兇殺案,你一個人來有什么意義?小左想知道什么?他給你的短信里,說了什么問題?”剛才任性搞怪的人一下子變得凌厲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謝云蒙趕過來的,還是瞞著他偷溜過來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恒,終于暴露了吧!我就奇怪了,小蒙也不對我說實話,小左也不對我說實話,到底是為什么?你們一定有發現沒告訴我,說吧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你去問謝云蒙吧,他現在估計在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小左和小蒙我都不問,我就問你,怎么回事?不回答的話,我就繼續扮演小左跟著你,而且還會跟小左說你欺負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電梯里的兩個人不用我說,大家也可以猜到是惲夜遙和顏慕恒,惲夜遙想要知道的事情,顏慕恒當然不可能告訴他,尤其是莫海右給他的指令,但惲夜遙不去問自己的愛人,突然來逼著顏慕恒也肯定有演員先生自己的道理,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。

    而另一邊謝云蒙的狀態,其實他們各說對了一半,惲夜遙是謝云蒙讓他過來的,不算說謊,謝云蒙確實發現關于無面人的線索,不方便和他一起行動了。而顏慕恒說惲夜遙是瞞著謝云蒙自己溜過來的,也沒有錯,因為惲夜遙走的時候,確實沒告訴謝云蒙他要去干什么?

    惲夜遙只是有一種模糊的懷疑,案子發生到現在,每一次的推斷,他總是差那么一點點,這種現象在以往的案子里從來就沒有出現過。

    比如在園景別墅區發現的紙條,嫌疑人居然就放在尸體邊上顯眼的位置,想要栽贓也不是這么操作的啊!而且,顧午與惲嶧城沒有任何關系,警方難道查不出來嗎?明顯紙條是別人放上去的,為了什么目的呢?

    還有,他和謝云蒙去顧午家調查的時候,刑警先生始終避重就輕,電話機明顯被改造過,中空,外面被封起來,按照常理來說,這種操作明顯是藏了什么東西在里面?可里面卻沒有想象中的紙條,或者兇手的暗示。

    裝飾墻上的那幅畫,莫海右始終不肯正面聯系,顏慕恒到底為什么提前出現在兇殺現場?謝云蒙的警徽去哪里了?他問了自己繼母什么問題?這些都是惲夜遙想不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發現警徽不見也是因為模糊的懷疑,惲夜遙在大龍小區里面,問謝云蒙有沒有收到莫海右的信息,那時的行為根本就是聲東擊西,他故意伸手去掏謝云蒙的手機,實則用目光迅速查看了刑警先生習慣放警徽的那個口袋,里面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在公寓門口,惲夜遙認為顏慕恒對他沒有說出全部的線索,就像剛才,在分析問題的時候,謝云蒙同樣對他有所保留,這是惲夜遙最受不了的地方,包括莫海右,他們一直都在避重就輕,太過分了。

    顏慕恒留在塔臺等待無面人,是惲夜遙提出來的,這很合理,謝云蒙不會反駁,但演員先生可不止這一個目的,他要從顏慕恒口中得到他不知道的信息,只有顏慕恒會松口,因為他害怕莫海右生氣,對了,這個男人的軟肋就在這里,什么事情都只顧著莫海右,惲夜遙是迫不得已才打算利用這個軟肋的。

    所以,事情就演變成了以下的樣子:

    “小恒,想不想知道小左最大的愛好是什么?你回答我的問題,我就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恒,你惹我不高興,小左會很生氣的,真的。你要不說,我可真的會去哭訴。”

    “閉嘴!你個煩人精!!”

    “哎呀!你罵我,我會錄音發給小左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小祖宗,你就不要折騰我了,求你了,去找刑警先生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試過了,小蒙不肯說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說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主動說,回答我的問題就行,小左問起來我就說是小蒙告訴我的,不會出賣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要纏著我了,拜托!”

    “你回答了,我立刻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兩個人僵持不下的時候,塔臺下面突然有工作人員在喊:“顏慕恒,誰是顏慕恒?”

    “我是,怎么了?”顏慕恒大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馬上下來。”

    甩開惲夜遙,顏慕恒重新按了電梯的按鍵,總算是有件事可以讓他擺脫惲夜遙的糾纏,顏慕恒簡直覺得太幸運了。

    可是,當他焦急等待的電梯門緩緩打開的時候,站在塔臺上的人都愣住了,一個同惲夜遙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從電梯里走出來。

    男人的視線沒有看向顏慕恒,而是陰沉的看著惲夜遙,這副樣子,把惲夜遙嚇得不管不顧躲到了顏慕恒背后。

    “呃!小,小左,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驗尸告一段落,我跟付巖說要到機場來看一看,有些事情我必須自己確認!”嘴上雖然在解釋,但莫海右的語氣明顯是生硬的,似乎他很清楚惲夜遙此刻在搞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顏慕恒松了一口氣,他知道此刻只有莫海右能制得住惲夜遙,所以退到一邊,低聲說:“小左,我現在是這里的空管,我先去工作了,你和小遙談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付巖告訴我你們的安排了,你……”莫海右看了一眼顏慕恒,用目光詢問他有沒有對惲夜遙說什么?顏慕恒立刻微微搖頭,表示自己絕對沒有。

    打發走顏慕恒之后,莫海右瞇起眼眸,拉住惲夜遙的手,將他拉進了電梯里面。

    等兩個人走出電梯井,來到塔臺一樓入口處,惲夜遙才發現,謝云蒙正雙手抱胸在那里等著他。

    現在沒辦法了,只能把事情攤開來問,惲夜遙沒想到刑警和法醫反應那么快,但這也說明了他們確實有事瞞著自己,才會如此緊張。

    想到他們聯合起來欺瞞自己,惲夜遙的氣就不打一處來,他不能對小左發火,于是一槍怒火就撒到了謝云蒙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蒙,我就是想知道,你們瞞著我什么?這樁案子到現在,我都沒有找對頭緒,這根本不正常!”

    聽到質問,謝云蒙也不解釋,默默扯過法醫帶出來的人,對莫海右說:“幸虧你到了機場附近,謝謝了,我會跟他解釋的,海邊和別墅區就拜托你跟小謝了。”

    謝云蒙意有所指,莫海右則心領神會,目光交匯之后,法醫莫不作聲準備離開,惲夜遙哪里肯讓他走,撲過去就攔在法醫面前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機場,不是吵鬧的地方。”莫海右警告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以前破獲案子的時候,我們都配合的很好,為什么這樁案子我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一樣,到底是什么原因?你們告訴我!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原因。”莫海右拍了拍他的臉頰,稍稍緩和一點語氣說,法醫最終還是舍不得惲夜遙難受。

    他說:“小遙,有什么事回去再說,這里人太多,不合適,懂嗎?”

    溫和換來了演員先生的傷感,他突然安靜下來,捧上莫海右放在他臉上的手,用極低的聲音說道:“我知道是因為什么,黃色蝴蝶花,對不對?”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