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罰銅

作者:二子從周更新時間: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一章罰銅

    這個其實是經濟問題,通過緩慢的通貨膨脹刺激經濟,雖然宋人還沒有有目的有計劃地這樣做,但是立國百年發展下來,經濟體量的膨脹會自然地造成這種現象。

    不過與后世不同的是,大宋經濟發達地區和落后地區的差異過于巨大,交通過于不便,人口的貧富差距也過于巨大。

    三大經濟區的迅猛發展帶來的通貨膨脹,要是讓其它落后地區跟不上腳步,會極大地增加不發達地區的生產生活成本。

    道理很簡單,蘇油如今的年薪,換到后世約三百萬,而碼頭最底層的力夫,一年辛苦就值后世一萬元。

    如果豬肉要是十元一斤,那還好辦,要是突然漲到四十元一斤,對蘇油來說無所謂,對貧困家庭來說,買肉就得掂量掂量了。

    在大宋,這就是商品經濟發達地區對小農經濟地區的一種凌駕壓迫,后世大明滅亡原因很多,大量白銀流入南方,引發通貨膨脹,和饑荒一起導致北方破產,也是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如今糧價,鹽價,各地差異很大,還有最搞笑的,是居然存在倒掛現象。

    就是最發達地區,如汴京,兩浙,糧價均平;最不發達地區,不光荊湖,即便是河東路,陜西路,廣西,廣南那種邊區戰區,糧價都很低;而糧價最貴的,反而是次發達地區——江東,江西。

    還有就是四川這個特例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。

    柳大見官人在那里愣神,已經不知道蘇油的思緒,早飛到開封府之外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控制物價,薛向一直堅持的官榷救國,也不能說沒有一點道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蘇油也不由得暗自僥幸,大宋一直牢牢控制鹽價,這就是宏觀調控的威力。

    糧價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但是鹽價雖各地價格不一,卻一直在相當長時期內保持著區域穩定。

    比如開封府,從立國后到現在,基本都穩守著一斤三十五文這條線。

    蜀中,以前基本七十文鐵前一斤。

    然后鹽鈔的發行,極大地緩解了通貨膨脹帶來的經濟沖擊,不管宋人是有意還是無意,這只無形的經濟之手,一直是讓大宋經濟穩定的巨大力量。

    誰說古人不聰明來著?

    直到蔡京那棒槌敗壞鹽政……

    問題來了,如今自己在大宋這樣搞,以寶鈔替代銅錢,努力向貴金屬本位制靠攏,讓鹽鈔的信用貨幣地位降低,會帶來什么后果?

    想到這里不由得腦門冒汗,這怕是也有問題!

    再一轉念,明代和清代是怎么做的?其本位制是怎么完成的?好在有例子可以依循,似乎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老嫗端著湯盆過來了:“今天家里就算是過節,可是身受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沒有人知道蘇油心里已經經歷過一場驚濤駭浪,蘇油笑道:“老人家客氣了,就是幾個罐頭臘腸而已。”

    臘腸葵菜黍米粥,粗糧夾薺菜的饃饃,加上一個梅菜扣肉,一個紅燒牛肉罐頭,一盤臘肉炒蒜苗,對柳大一家人來說,真的就是過了一回年。

    剛要開飯,門口又來了一個大漢:“柳大,家里來客人了?”

    柳大趕緊站起身來:“馮大哥,吃過沒?沒吃來添個筷。”

    那個叫馮大哥的進門:“喲,這個是肉罐頭!祥符縣里有賣,牛肉的兩百文一個呢!”

    說完對蘇油笑道:“小人是此地保長,聽說柳大家來了客人,便過來瞅瞅,這也是官上定下的規矩。”

    蘇油拉著他坐下:“既然來了就一起吃點,我是赴京的舉子,這位是我伴當,哦,甲頭大哥要不要驗看家狀?”

    馮大哥擺著手:“不用不用,就官人你這倆罐頭,都頂了柳大家幾日的嚼谷了,還怕你是宵小咋的?”

    說道這里突然起身:“官人你等等啊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轉門出去了,不多一會兒取了個瓷罐回來:“家中娘子搞了點村釀,不來點都對不起這菜不是?”

    酒的確不是什么好酒,和后世醪糟類似,馮大哥給蘇油和張麒添了:“探花郎弄出來這曲丸那真真是好東西,我家比柳大好點,吃得起麥面,炊餅如今發起來,一個當過去兩個大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糯米要大漲。”

    這突如其來的一句,讓蘇油有些莫名其妙:“為何?”

    馮大哥說道:“京中已經沒有糯米了,市易司定的價格,沒有南方大船愿意拖糯米過來,村里李三家的在城中酒坊上工,聽說酒坊承擔了曲務,卻不能得米造酒,現在各家都在賣存貨,酒價還不能抬,已經快壓不住了。明年的汴京城中,呵呵呵,可等著倒酒坊吧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舉起酒碗:“遠來是客,我先敬郎君。鄉下比城里就是這點好,有了探花郎的曲丸,自己弄點悄瞇著喝,官家也不會計較!”

    蘇油聽得心驚肉跳,這村中保長都看得出來的問題,朝廷上如何一點動靜都沒有?

    汴京城的釀酒可是一年一百多萬斤的大生意,真要是專榷垮掉,影響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不過面上卻穩如泰山,笑吟吟地和大家吃喝起來。

    席間有何幾人聊了很多,馮大哥說道:“這該交的皇糧是天天的漲,我倒還扛得住,我說柳大你能不能長點心?這要官里突然要把青苗本給收回去,就你這個破家,怕是立時倒霉!”

    柳大諂笑道:“那可不就得馮大哥高抬貴手……”

    馮大哥一瞪眼:“咋地?!還想躲役務?我可告訴你,今年怎么都該輪著你家了!不服役可以,多交一份錢就行!”

    柳大說道:“這免役錢,不是交過了嗎?”

    馮大哥自己也沒好氣,他是上戶,交的更多:“官中說得明白,免役是免役,寬剩是寬剩,你說我怎么就攤上跟你們幾戶聯了保?反正如今役錢是年年有,不交那就去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皇差,要是不干,或者逃回來給拿住,送開封府里邊打完板子,刺字發配陜西去!”

    這個純粹是胡說八道嚇唬人了,蘇油趕緊勸道:“馮大哥你消消氣,就柳大哥這樣的老實蛋子,去了役務上,那也只有被欺負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柳家的寬剩錢是多少定額?好歹相遇就是一場緣分,要不,我替他交了?”

    馮大哥嘆了口氣:“先生是濫好心,柳大家的寬剩不多,就幾百文而已……算了,先生你也不用替他給,我與汴京碼頭力夫頭領林二蠻還算相熟,到時候給柳大求個情,去扛幾天活,二百五十文,也就是一天的工錢而已。”

    說完對柳大一瞪眼:“別把他慣懶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起來,柳大夫婦已經下田去了,柳芽看樣子也去了外村小學讀書,家中就剩老嫗。

    蘇油讓張麒悄悄留下了兩百五十文馬料錢和住宿費,和老嫗告了別。

    回程的路上,蘇油一路悶悶不樂,天子眼皮底下都這樣,其余州縣如何得了。

    回到府衙,已經到了月中,梁彥明和沈忱進來問候情形。

    見到蘇油一臉不高興,梁彥明勸道:“大尹不用如此,雖然受了罰,但官家對大尹,還是看重的。”

    蘇油愣了:“啥?啥罰?又受了啥罰?”

    梁彥明和沈忱不由得苦笑,沈忱說道:“原來大尹還不知道,我們照大尹所言,杖責了十名侍衛,相公和陛下都沒說什么,結果蔡御史跳出來彈劾大尹,說大內衛士是守護陛下的,宰相下馬的地方不合適,衛士就是應該制止。”

    “還說……還說開封府看宰相的眼色,杖衛士十人。以后,衛士怎么敢忠于職守?”

    蘇油點了點頭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梁彥明小心翼翼地說道:“所以……陛下認為蔡御史有理,大尹你被罰銅十斤。”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