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光明造物主(上)

作者:一行白鷺上青天更新時間:
    “一定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喃喃著心中執念,摩羯努力讓心情沉淀下來。

    他凝望向第四神圣軍團那些粗糙簡陋的烏托蘭實用性戰爭武器。

    即使以他萬年前的目光來看,這些霧氣比之家族曾經所利用的戰爭武器,仍然要落后太多,甚至可以稱得上原始,像極了那些原始部落的熱氣球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。

    這般龐大數量下,降臨巫師們卻只能依靠時空信道被動防御。

    遙遠處麥麗城的變化,讓時空信道微微動蕩,變得不穩定起來,這也直接影響到了后續降臨的尸傀軍團。

    摩羯來到召喚祭壇處,努力穩定著頭頂的時空信道。

    “大公。”

    一位三級巫王卑微行禮。

    摩羯沒有理會,這個陌生的小家伙還不值得他特地關注。

    他抬頭仰望,即使剛剛短暫的時空信道動蕩,時空之力就仿佛最銳利的刀鋒,讓大批尸傀頃刻間遭受重創,一些隨同降臨的巫師也受之影響,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殘酷的是。

    在時空信道源源不斷傾瀉的邪惡之力下,一些近乎于腰斬的巫師并不會馬上死亡,他們在邪惡之力的滋潤下保持著生機,能夠更加清晰體會到痛苦,并將這個痛苦極限的延長。

    絞碎的殘肢,混合著不明腥臭液體,仿佛雨水般,不停的從時空信道旋渦口落下。

    咻。

    一個五米左右類似魚頭的巨大尸塊,大嘴仍然本能哀嚎著,向召喚祭壇這邊墜落過來,“嗡”的一聲,被祭壇上的保護層彈開了。

    一縷縷蔚藍色光束,透過祭壇坐標,融入到時空信道中。

    漸漸的,時空信道旋渦窗口墜落的血傀碎塊停止了。

    一只類似于巨型章魚的血傀,緩緩從通道旋渦口爬了出來,伸出十余米長的柔軟觸手,細看下,沒有皮膚的機體組織完全暴露在外,看起來猙獰可怖。

    在它的身后,一名手持紅色寶石權杖的中年人,探頭探腦鉆了出來,心有余悸道:“真是太危險了。”

    動蕩的時空信道再次恢復穩定。

    摩羯冷漠飛向高空。

    皮膚表層利用這個世界原始生物靈魂鑄成的保護膜,幫助他掩蓋了異世界生物氣息,卻讓他很不舒服,就仿佛浸泡在了一層黏液中,呼吸很不順暢。

    惡心的感覺,這讓他更加懷念歐洛拉了。

    他眺望向麥麗城愈發恢弘的圣光光柱,即使他皮膚表層的薄膜,在這圣光下,也似乎變得不穩定起來,體內的異世界生物氣息變得暴躁起來。

    “時空信道奧秘,乃是大帝傳下來的奧秘,你絕不可能掌握時空之力,所以你發動時空之力的解釋只有一個,你是在借用時空堡壘的力量!而我想要回歸歐洛拉世界,必須要奪回時空堡壘!”

    轟!轟!轟!轟!轟!轟……

    第四神圣軍團的烏托蘭戰列軍團,魔導巨炮震動不斷,仍在浴血奮戰,與時空信道涌出的巫師們激烈焦灼著。

    手持紅色寶石巫師,來到摩羯大巫王身側。

    環視著數以千計各種高等尸傀,其中一些巨物,甚至采用了夜幕之地一些生物的進化特性,糅雜了諸多魔導礦物,足足有近百米高度,作為合格的肉盾,沖鋒在巫師前方,努力沖破外面第四神圣軍團的烏托蘭戰列軍團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們精心準備的尸傀軍團不差嘛,竟能和這些十字軍預備役正面對抗,山格列洛夫這家伙死了,倒是有些可惜了,他的才能應該不止于此。嗯,邪影推薦的那位天空之影呢?”

    摩羯沒有回頭。

    “他已經完成任務離開了,下面這里就交給你了,我要以最強姿態和那個叛徒交手,要確保即使那邊的計劃是騙局,也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這位中年老者,赫然是奪取了芬蘭皇家科學院力量之源圣魔器的一具咒師分身!

    “嗯,邪惡圣杯這個成事不足的家伙,本來這里應該是由他犧牲一具分身的,現在卻要讓我頂上。”

    手持力量之源,這具分身咒師抱怨過后,由本能微笑起來,只是似乎因為長期臥底隱藏的關系,笑容看起來十分虛偽。

    他幾個閃動,來到邪惡之力外圍,看了眼附近幾名較為熟悉的巫師。

    天空不時有氣球飛艇墜落,數十米的巨物,輕易便在地面砸出一個火光沖天巨坑。

    持續兩天的慘烈戰斗,死在這些氣球飛艇魔導巨炮下的巫師和尸傀,更是不計數。

    手中紅寶石魔杖,擴散出一輪輪波紋。

    “既然那邊的神殿已經開始降臨神跡,還是盡快解決這邊無關緊要戰斗吧,記錄上一次光之主降臨的文獻,還是黑死老魔的時代呢。”

    一個閃爍,手持力量之源的咒師分身,赫然出現在血魔老怪的牛首血傀儡頭頂。

    此刻,經過兩天時間戰斗,這具血傀儡已經十分狼狽,除了右臂消失不見,多出盔甲被炸碎外,一半的牛首還被圣光侵蝕,腐爛破碎。

    “血魔,差不多了,你注意好形勢。”

    “咒師!?”

    沒有再理會對方,咒師分身再次閃爍,出現在了更前方一個尸骸傀儡頭頂。

    這個宛如百余米巨人骸骨的傀儡,因為黑暗世界缺乏資源,沒有完成最終形態,因此只能以丑陋的爬行姿態前進,看起來并沒有能夠發揮出最強力量。

    借此踏板,咒師分身一躍,出現在戰場最前方,停在了一架六十余米的鯊魚狀戰爭飛艇前。

    這個氣球飛艇的體積,遠不是格蘭公國普通民用飛艇能夠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“是巫師!”

    負責偵查的騎士團成員,舉著望遠鏡,指著咒師分身焦急吶喊著。

    “快,圣銀彈槍射手!”

    “小心黑火藥炸彈!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兩米的爆炸火光,甚至沒能引起這具咒師分身的關注,至于氣球飛艇內正在調動的大型魔導炮,對于咒師而言,實在是太笨重緩慢了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中不眼的紅寶石魔杖,朝著這架飛艇揮動過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作為四大圣魔器之一,力量之源的能力,在于多米諾骨牌力量傳遞效應。

    越是體積龐大的物體,受到的力量傳遞面積越龐大,承受的力量沖擊就越強烈,這種大型戰爭平臺,正適合力量之源的發揮!

    轟轟隆隆……

    與戰場上一般的戰爭飛艇損毀墜落不同。

    力量之源波紋灌注下的這架氣球飛艇,乃是從本質結構上,每一片魔導材料、每一塊物、甚至每一個戰斗人員,都成了此次力量傳遞增幅的介質,最后再由咒師將放大了無數倍的力量,集中于一點,引發了這艘氣球飛艇核心處的貫穿毀滅。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

    他一閃即逝,向下一個目標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半個沙漏時間后。

    第四神圣騎士團全線潰敗,終于徹底站穩了腳跟的降臨巫師們,卻并沒有勝利后的歡呼。

    與圣力安納城不同,此刻的麥麗城所散發出的神圣力量,實在讓迷茫的小巫師們,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那里的圣光,也未免太強烈了,不是說這座城市在歐洛拉的地位,要在圣力安納之下嗎?”

    這名曾經有幸參與摧毀圣力安納城之戰的一級小巫師,低沉問道。

    但好在上面并沒有下令攻打麥麗城,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尸傀,這名小巫師稍稍心安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管他的,就算天塌了也有幾位大巫王頂著呢。”

    旁邊另一名巫師,同樣迷茫著搖了搖頭后,露出一抹淫邪壞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,這種虔誠信仰的修女,相信更別有一番滋味啊……咦?”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壓力,無邊無際,無差別的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霎時間,這兩名小巫師“嘭”的一聲便匍匐在地上,時間仿佛失去了意義,眼中只剩下了單調的光與暗,本能的痙攣顫栗著。

    無窮無盡的光。

    但這種光并不刺眼,也不灼熱,它很柔和,也很穩定。

    它可以看成是某種穩定物質形態的規律法則,具有極強的穿透性,在它的照耀下,沒有陰影的概念,將一些具有混亂破壞屬性的物質灌注入穩定的屬性,促進規律延伸。

    在它的普照下。

    激蕩流水強行寧靜成清潭,甚至沒有一點波紋,破損樹葉恢復完好,茁壯生長,蒼老肌膚的細胞恢復生機,就連靈魂思緒中的煩惱情緒,也變成了平靜。

    數不清的尸傀,靜止下來。

    他們竟漸漸轉化為無機物,凝固成了石頭!

    滋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唯有那些巫師,堅持著自己作為偉大歐洛拉人類的異世界生物,在短暫的寂靜后,宛如心火焚身般,嘴巴、眼睛、耳朵、鼻子里冒著焦灼的黑煙。

    《光明圣典》開天篇。

    “主說,要有光,就有光。”

    自那道從天而降的數百米直徑圣光中,一個近乎五百余米高度的八翼天使虛影,漸漸浮現。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偌大星幕之地的風眼,都似乎在與之呼應,宏大的信仰潮汐,從世界各地匯聚過來。

    教廷的信徒,實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即使每個人的一句禱告,一次微不足道奉獻,匯聚在一起,也足以讓以這些為食的生物,進化至普通生物難以想象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5級生物,光明造物主……”

    僅剩一些極少數相對強大的巫王們,在此一刻,才能夠勉強保持最后殘余理智,努力抑制自己體內的巫師之力,控制自己的雙腿向后退去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