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550章 白蝗伯部

作者:山人有妙計更新時間:
    小鳳山巔,巧兒立在夏拓的身后,出聲說道:“阿叔,根據四周生活人族口口相傳的傳聞,這里乃是鳳凰喋血之地,按說應該有神異之處。”

    巧兒手中不斷捋著幾張獸皮卷,看著上面的記載,眼中露出輕吟。

    “甭管有沒有,咱們挖出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夏拓點了點頭,匯聚了鳳鳴山四周如此多人手,自然將有關周圍山野的傳聞,給一網打盡了。

    數十萬人一起動手,而且無論男女,至少身具數百鈞之力,掘土裂石自然是快捷無比,塵土飛揚間,小鳳山四周的荒野之上已經看不到多少草木了,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天坑。

    夏拓就這樣的看著下方的勞作,半天后,貍力從地脈深處鉆了出來,回到了小鳳山殿。

    “主上,地底有殘破的石墻。”

    說著,貍力將爪子上的一塊三尺見方的石頭呈給了夏拓,布滿泥土的石頭表面,依稀可以看得出來表面的刻畫你的獸紋。

    仔細打量了手中的石頭,夏拓也沒有看出什么異樣,這石頭太過于普通,放眼蠻荒大地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但有石墻就表明有房舍或者石殿,接著他出聲問道:“在什么位置發現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貍力指了指三里之外的一個地方,說道:“就在那片區域。”

    夏拓看了一眼,接著說道:“傳令,調集人手去那里挖掘。”

    守在小鳳山下的一位天脈境族人,耳邊聽到了夏拓的命令,接著朝著遠方跑去,至于要挖掘的位置,早就被夏拓用戰氣擊中,出現了煙塵。

    短短半柱香的事情,貍力所說的那片地方,方圓里許之地,就涌入了兩千青壯,開始朝著下方挖掘。

    “放心開挖,這片地方已經探過了,沒有水脈。”

    石狼在人群中不斷的游走,大聲吆喝著,并且監視著誰在偷懶。

    小鳳山下匯聚了三十萬人,自然不是擁在一起,而是鋪開在四面八方的范圍內,每千人一波在一個地方,相互之間隔著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這么多人,也不是都在挖坑,每天會有一部分人去狩獵,外加大夏族中調集來了大批的普通靈米,吃飽喝足才能有干勁。

    “大夏有令,凡是盡心開掘者,有發現者,可得賞賜,子嗣可以修行高階武道,進入大夏修行。”

    和石狼一樣游走在荒原上的大夏族人不少,這么多人是要恩威并施才行,有恩賜自然有懲罰,嚴重者直接擊殺。

    這么多人匯聚在一起,可不都是老實淳樸的山民,有不少是游手好閑的家伙,這些人吃啥啥沒夠,干啥啥不行,還到處惹是生非,欺男霸女,這樣家伙逮一個殺一個,天地蒼茫,荒蕪枝葉,足以埋下數不清的尸骨。

    貍力所發現的地方,無論白天黑夜都有青壯輪流開掘,哪怕是如此,等挖到了大地百丈下的時候,大坑的面積也達到了南北各兩里的范疇,耗費了三天三夜的時間,才挖到了貍力發現的石墻位置。

    大地深處,是一片被泥土壓塌的石殿石屋,接著眾人開始朝著四周擴展,等到將這片遺跡完全的清理出來,也過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,也算是露出了真容。

    是一座小城遺跡,占地大概方圓三里左右,清理出來遺跡之后,青壯全部都趕出去挖掘其他地方了,調了一批年輕的婦人少女前來繼續清理。

    在大地之下沉了這么多年,由于地脈動蕩,這座小城早已經變了形狀,而且發生了重疊,距離地表最近的石殿不過五十多丈,而距離地表最深的地方達到了一百三十多丈。

    不少石殿石屋都是塌陷的,所以清理出來的大都是碎石,至于出土的普通兵甲,都已經銹跡斑駁,無法在使用。

    為此,只能暫時從收攏的這些散民中挑選人手來整理遺跡,由拾遺閣的幾位族人帶領,開始整理文字,兵甲器具能夠被歲月腐朽,但文字卻可以流轉下來。

    到不是墓絕老頭偷懶,而是鳳鳴山周圍發現的遺跡,不僅僅小鳳山下的這座,七座開掘的荒野,一共發現了大小遺跡三座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挖到預期的鳳棲侯部遺跡,但既然小城被挖出來了,那么蚊子再小也是肉,或許能夠發現一些不同于如今這個時代的記載。

    雖然挖掘出了小鳳城,但三十萬青壯并沒有調離小鳳山,如今尋找鳳棲侯部的遺跡,如大海撈針一般,出現這座小遺跡,并不代表鳳棲遺跡不在這里。

    鑒于幾座遺跡小城的發現,尋找地底遺跡的方法也根據實際情況發生了改變,以千丈為間隔,每隔千丈為一個點位,朝著下方挖掘兩百丈深的位置,如果能夠挖出東西,就朝著四周擴充,挖不出東西,就朝著下一個點位去挖掘。

    血鳳山行轅大殿。

    “阿叔,這些拓出來的巫紋,和如今咱們邊荒的巫紋有些變化,不過還是能夠辨認出來。”

    行轅大殿比之最開始的那座擴大了三倍不止,大殿中布滿了一座座石臺,人影不斷在大殿中來回的走動。

    每一座石臺上都有幾個人正在忙碌著,將遺跡中拓出來的文字一一辨認,兩百多萬人匯聚,吃喝拉撒都是一項很大的工程,所以夏拓從族中調來了不少人維持。

    在大殿最深處中央主座,夏拓端坐,看著大殿中忙碌的身影,他這個族長自然不用去第一線動手,一直令下,數百萬人齊動,這就是他身為大夏伯主的威勢。

    他的面前巧兒拿著一張獸皮卷而來,對著他出聲說道:“在落羽小城遺跡中發現了石刻的紀年,是赤明歷兩萬六千七百三十六年。”

    聞言,夏拓眼中閃過一抹意動,傳聞鳳棲侯部存在于兩萬年前,也就是赤明歷兩萬三千年前后,這座小城距離鳳棲侯部的存在時間很接近。

    “落羽小城在那個位置,還有什么發現?”

    “落羽小城在落羽峰下,落羽峰在咱們這里東南九百里外,暫時送來的拓片就這么多,我已經傳令讓拾遺閣加緊收攏落羽小城有關的文字記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夏拓點了點頭,對大夏來說,小城遺跡出土的東西都是小物件,他真正要找的是鳳棲侯部遺跡和鳳祇侯部的地脈。

    他還不信挖地三百丈還挖不出鳳棲侯部,眼下四方的散部人族還在匯聚,只要一天挖不出鳳棲族地,這里就不會停止。

    “其他各個地方,有沒有新的發現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他接著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恰巧從外走來的劍欞聽到后,出聲說道:“其他四隊族兵,已經選定了地方,和咱們一樣開始就地挖掘,不過還沒有什么發現的消息傳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鳳鳴山西側,熊氏大寨上方群山之間,兩道蒼老的身影立在山巔,眺望四方。

    “這樣挖下去整個鳳鳴山,早晚要被挖空。”

    熊祀神色中閃爍著不忿,話語間下顎處的胡須上下跳動。

    熊黎沒有說話,渾濁的眸子中露著陰沉不定,大夏這么大的動作,恨不要把鳳鳴山給平了,他不聾不瞎怎么能看不到聽不到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方伯部的厲害之處,一個詔令,數百萬人手為之奔走,不遵令者夷滅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對著群山深深的看了一眼,熊黎出聲,如今熊氏已然落了下乘,大夏就算是把鳳鳴山給挖空,管他熊氏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他就算是有心要管,也怕是管不了了。

    遠方山林深處,一襲黑袍的螺盤坐于山巔,任憑山峰呼嘯,一雙眸開闔間,仿佛兩座旋渦黑潭,將外界的一切光線都給吞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夏伯部如過江猛龍一般沖進了邊荒北域,根據北域人族口中相傳的傳聞話語,鎖定了五座伯部族域曾經的范疇。

    開始以五個地方為中心,強行遷徙散民匯聚到一起,開始了對各處遺跡的挖掘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沖突是在所難免的,為此劍欞和青靈兩人不得不各處奔赴,鎮壓暴動,面對神通境強者,上等部落也要淪為大夏的爪牙奴仆。

    為了找到北域遺失的遺跡,夏拓直接下了死命令,不斷從大夏抽調強者前來,坐鎮各處,鎮壓動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年后,鳳鳴山東、北、南三側的大片荒蕪大地上,布滿了一座座大黑窟窿,要是不小心就要掉進大地深處。

    隨著挖掘范圍的擴大,但并沒有小城再次被發現,反倒是挖出了幾座礦脈,其中還有兩座座小型的靈晶礦脈,一共挖出來四十三萬塊下品靈晶,和一大批半靈晶和靈晶碎片。

    對于這些東西,夏拓都納入了族庫中。

    血鳳山行轅大殿。

    “稟族長,蒼浪山發現了白蝗伯部的族地。”

    大風鳥凌空落到了山巔,一位族人跳下大鳥,沖進了大殿中,對著夏拓稟告道。

    盤坐在大殿深處修煉的夏拓,睜開了雙眼,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,挖了半年了,總算是有個大點的消息傳來了。

    “傳令大祭司和拾遺閣墓長老,隨我前往蒼狼山。”

    小半日后,數道身影離開了血鳳山,消失在天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蒼狼山西北側位置,密密麻麻的人影正在將這片大地上的泥土給清理出來,挖開的大地深處,一片片起伏的樓臺被泥疙瘩裹著。

    莫黎、壑閆、百山三位統領分別在三個方向看著,而這綿延十多里的大坑中,人頭涌動,不少大夏族兵往來,眸光凌厲的掃著四周。

    這幾天以來,不斷有人將發現的東西悄悄藏起來,已經連續擊殺了數十人,但這種風氣依舊沒有止住。

    敢這樣的做的都是孤家寡人,在婦孺營中沒有親族,為此動了鋌而走險的心思。

    這時,一道身影凌空而來,大手朝著下方一個正在躬身掘土的身影抓下。

    頓時這個壯漢被擊中,附近的大夏族兵快速的沖了上去,將人給按住,掰開大嘴,扣出了一枚刻畫滿了獸紋的白玉珠子。

    旸看著下方的人,眼中閃過一抹殺機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接著在遺跡邊緣的位置上再次立起了一根大柱子,剛剛的被殺的身影給掛了上去,此刻在兩旁的遺跡邊緣位置,已經掛了數十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從現在開始,如果誰看到發現的東西不上報,隱瞞者和貪匿者同誅,婦孺營的親族連坐為奴。”

    旸的聲音清晰的傳進了四方每一位身影耳朵中。

    “所有單獨,在婦孺營中沒有血裔和親人的人都出來,前往南部小狼山挖掘。”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他接著說道,財帛動人心,更何況或許能夠改變一生的武道機緣,哪怕是有著生死危險,也止不住一些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聽到旸如此說道,百山三人眼前一亮,這個主意不錯,有牽掛看誰還敢貪匿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發現了什么東西上報后,可以積累功績值,在事后得到大夏的賞賜,無論是武道功法、巫藥,還是兵器甲胄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經過一番調整之后,白蝗伯部遺跡的挖掘算是平靜了許多,一片片房舍宮殿被清理出來,有些經歷了漫長歲月還沒有崩塌,當然這樣的畢竟是少數。

    廢墟中清理出來不少兵器甲胄、銅釜陶罐等等生活器皿,一些獸皮卷都已經黏在了一起,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長老,有發現。”

    在遺跡的中央位置,一座巨大的崩塌的宮殿廢墟清理干凈后,露出了一個地底黑洞,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楚里面的場景。

    旸和三位統領看著黑漆漆的洞口,整準備要下去一探究竟,遠方三道身影凌空而來。

    “拜見族長,大祭司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必多禮。”

    夏拓擺手,剛剛在半空中,他就將這片挖掘出來的遺跡地給看清楚了,白蝗伯部竟然是邊荒少見的城池伯部族地。

    邊荒絕大多數的部落,都是依山傍水而建立,這座伯部竟然是在背靠大山而建了一座大城,看樣子大城還有很大一部分還掩埋在大地深處。

    “盡快挖掘,看看圖騰殿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族長,圖騰殿已經找到了,我只是讓人清理出來了外圍。”

    “巧兒。”

    聞言,巧兒朝著圖騰殿走去,找到圖騰殿就能夠找到圖騰所在,圖騰匯聚氣運,同樣勾連地脈,想要找到地脈,從圖騰動手最方便快捷。

    ps今天沒更了,寫的有些卡文,頭蒙蒙的,梳理一下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