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燉鵝

作者:我喝大麥茶更新時間:
    網站做得很精美,周恒說道:“今天這期視頻,我們就推廣一下這個網站吧。”

    正巧也有兩天沒有更新了。

    視頻宣傳可是重點,這個不能荒廢,百多萬粉絲,不能就這么不當回事兒。

    今天就趁機再做一個樣品好了。

    今天藤編一個燈罩,現如今裝修風格多種多樣,很多人喜歡自己換個個性化的燈罩,藤編的也很漂亮啊,而且那種朦朧的感覺很有意境。

    總有人追求與眾不同。

    周恒去砍了些藤子來編。

    下午時分,李蕓蓮過來問他們:“小萱,你想吃什么?吃不吃鵝?”

    雖然現在還是吃大鍋飯,但江曉萱現在情況不同了,所以李蕓蓮總想著給她開點小灶。

    周恒一邊做著藤編,一邊搶答:“媽,我想吃那個……”

    話還沒說完,黎麗在旁邊打趣他:“周大老板,你可歇歇吧,沒人問你。現在你不重要了,家庭地位只能排第二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話,引起幾個女人都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以前李蕓蓮都是問兒子想吃什么的,現在都只問江曉萱了,只關心肚子里的孫輩了。現在她真是太開心,毫不掩飾。

    李蕓蓮笑道:“那我要是做鵝肉了,你還不是會吃啊!”

    江曉萱也打趣他:“行行行,咱們重新來,這次改成先問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恒對著黎麗一攤手,面色十分無奈的說道:“你看,我在家里的地位,哪是第二啊!我已經沒有地位可言了。”

    家庭地位在沒出生的小家伙面前,再次-1啊!

    江曉萱對李蕓蓮笑道:“媽,還是我來做吧?你也要休息一會兒。”

    現在搬來這邊住了,但原來的三眼灶可搬不來,這邊以辦公為主,有住宿地方,所以也有廚房,但廚房不是燒柴了,而是燒燃氣。

    李蕓蓮燒了一輩子的柴灶,對這個現代化的東西,是真的非常不熟練,而且總聽到這個的事故后,感覺有點怕。

    等好不容易稍微適應后,又嫌棄這個火太小,做飯不好吃。

    總之來說,她非常想念她的三眼柴灶,那可是做了幾十年飯的地方。她的一輩子美食經驗,也出自那里。

    所以江曉萱很體諒的說,她去廚房做這個——現在還是在吃大鍋飯,她一個人現在可做不了這么多人的飯,即使能,周恒的母親和小姨也不舍得讓她做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油煙味兒大,你現在哪能進廚房?”李蕓蓮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兒的,我還好,不怎么吐。”

    周恒把腦袋一歪,靠在媳婦的肩上,一臉苦不堪言地說道:“唉,老婆,我現在只有沾你的光才能吃上鵝了,我太南了。”

    江曉萱從善如流的輕拍她的腦袋,說道:“好嘍好嘍,小寶寶,你看看你爸爸,他就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她在對肚子里的孩子說話,讓小寶認清其父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周恒立即正襟危坐,說道:“不對,小寶,你剛剛看錯了,現在這樣才是你老爸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一旁對著電腦操作不停的黎麗,皺著眉頭問道:“哦喲喲,我是不是不該在這里的啊?對不起打擾了。”

    以前是看這倆撒狗糧,現在變成一家三口撒狗糧,這讓人怎么頂得住啊!

    周恒故作驚訝的回過頭:“誒,你怎么也在這里?這么巧?”

    然后笑道:“開玩笑的,晚上就在這里吃飯唄,把老胡也叫來。”

    現在他們的合力巨作已經在收尾階段,每天做一點,完善一點,也快要完工了。不過,前些天胡金華已經接到了三個雕刻的訂單,已收到預付金,今年不會閑著了。

    這就是成為了“知名雕刻大師”的好處。

    黎麗笑道:“這怎么好意思,三天兩頭到你們家來吃飯……”

    周恒不理她這茬,直接打電話老胡,把人叫過來。

    江曉萱在旁邊催促黎麗:“誒,你們也快點結婚生小孩吧,到時候,咱們結親家。你們生的孩子,肯定也特別漂亮。”

    黎麗頓時笑道:“以前你還說,要好好玩幾年再結婚的,這事兒我還沒跟你算帳,你這眨眼就結婚了,辦事一點都不地道……”

    江曉萱一攤手:“這……我也不知道啊,突然就這樣了,還說呢,我還沒被求婚就……”

    周恒辯解:“誰說沒有求婚?你忘記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你怎么求的婚!你那個什么島,到現在還沒開始建,我婚都跟你結了,再過陣子不建好,孩子都要生了。”江曉萱叉腰說道。

    周恒說道:“不著急,到時候抱著孩子上去玩,那還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現在那島已經歸入整個山村改建的工程里了,慢慢會建成的。

    說著,他又順便打電話給孫計安,喊他來吃飯。這家伙一直很忙,今天再同情他一下——結果那小子不在,說去隔壁村談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他說,今天抽出點時間,去跟人談談跟著養雞的事情,晚飯就跟那邊的第一書記吃,不回來了。

    他先去談,看看那邊是什么情況,有眉目了再讓周恒與那邊談一下。免得把所有人的時間都耗進去。

    周恒不由得說道:“老孫啊,你那么忙,還要替我的事情奔走,讓我很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“少來虛的吧,今晚的飯記帳,我回去了再吃,你跑不了的。”孫計安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時候也不來虛的啊,只不過今天晚飯有鵝吃,你下次來就不一定有了。”周恒說道。

    去年喂了十幾只鵝,過年吃了幾只公的,過年后鵝也開始下蛋,然后也拿到孵蛋機里孵化了一批。

    今年又養了一群小鵝。

    大鵝看家太費糧食了,所以時不時再來搞一只吃吃,另外也給江曉萱補充一下營養。

    孫計安便說道:“今天有鵝肉,那下次我去你們家,總不至于做咸菜給我吃吧?我也虧不了。”

    今年暑假他這一任到期,他想把這個三代雞的事情,在他任上辦妥當,那功勞薄可就又厚了些,所以跑腿也相當賣力。

    而對周恒來說,三代雞有了兩邊村委的出力,他的事情也容易辦很多。

    周恒自己去找人談這事,也能談成,但有了他的出面,那就真的強了不少。畢竟那邊村子也想致富,有村委出面,各種效率都至少有保障些。

    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,周恒都是要感謝人家的。

    等三代雞鋪開來,銷售再跟上去,所有事情都走入正軌,他的產業就可以說,是真正豎立起來了。

    到時候,再全面推廣、正式打開知名度,向品牌方向發展。

    只有這個軸心運轉起來了,后面他就不會這么忙了。到時候建幼兒園、建小學都不是一句空話。

    電話聊完,黎麗也打趣道:“老孫真是太忙了,唉,我都佩服他,村官還干得這么賣力的,可能也就是他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當初跟他們都是一屆,所以也認識。

    村官什么樣的,她也見過不少。所以她認為,像孫計安這樣的,算很可以的了。

    比如龍溪村辦旅游項目,他真的是忙得上躥下跳,腳不沾地,既要應對游客這邊,也要應對改造工程這邊。

    現在,他還抽點時間,去談幾村之間的養殖合作事項。

    這么高強度的干幾年,估計他頭發就白了。

    不過她也說道:“這樣忙個幾年,你們村就真的完全大變樣了。”

    去年她來時,這里只是一個普通的山村,年輕人出去打工,老人和孩子在村里留守,白天孩子上學、老人在地頭忙活,村里安安靜靜,像沒有人一樣。

    現在呢,可真是完完全全的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周恒打完電話,接著完成他的樣品制作,視頻拍攝還開著呢。

    今天他做的是一個藤編的屏風——黎麗的想象力真的挺天馬行空的,畫的圖案很簡單,不是很費工夫的那種,但看著簡單而雅致,不至于古意太重,而失了年輕人的朝氣。

    反正她還真的很有才的,以前干的也不是這行,但就是對這方面很有領悟力。

    以前她和胡金華住在山上的小屋里,就憑著山上現有的雜七雜八的小東西,把小屋打造得像間藝術室一樣。

    可見她天生就有這方面的才能。

    不過,周恒把圖紙做出樣品,也不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——雖然藤編技術就那幾種,但怎么編織出來、編得還要好看,這可不是說說而已。

    比如一些年齡比較大的人,看到黎麗的設計圖片,估計只會嗤之以鼻,不是說做不出來、就是勉強做出丑樣的來。

    這里面也有一些悟性和藝術美感,如果沒有的話,那勉強做出來的,也無美可言,更談不上讓人喜愛了。

    這里面也算得上相輔相成吧,要不然,設計圖再好,也只是設計圖。

    這個藤編的屏風,是裝飾性質用的,就是一般的家庭都可以買去裝飾房間,不會有正經中式的嚴肅和沉悶感,是年輕人所能接受的文藝氣質裝飾。

    而且編織的工時不多,造價就不會貴,會讓很多人都能產生興趣。

    正編織著,李蕓蓮清理好了一只鵝提了過來,這就是今天晚飯的菜,一會兒吃燉大鵝。

    江曉萱起身準備去廚房,笑道:“真想做燒鵝給你們吃。”

    某一帶的燒鵝是很出名的,大酒店名廚主理,每天還只限量供應,去晚了就沒得吃,而且還只限堂食,不給打包。

    可惜這里沒有最好的燒鵝爐,無法做到最佳效果。

    但鵝肉可以有很多種做法,哪怕只是燉著吃,一樣的好吃。上次江曉萱還給他們做過火焰醉鵝,所有人都覺得吃著香。

    周恒問她:“你現在真能做飯嗎?廚房氣味會不會太大了?要不我去吧?”

    “沒事,放心吧,等著吃就行了。”江曉萱笑道。

    黎麗很熱切的說道:“我去幫你吧,正好偷偷師,看能得幾分你的真傳。”

    她對廚房完全不在行,不過,現在也有心想開始學學了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