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

作者:荒野大刀客更新時間:
    在孟姜自身脫落的一枚記憶碎片,走入血色結界之后,又有一道虛影穿過了結界,‘走’盡廟宇內。

    這虛影一身黑毛,酷似一頭直立的牛。

    牛魔虛影自肖似女子的男人性靈脫落生成,晚盲女虛影一步走進血色結界之內。

    其踏入結界的剎那,走在濛濛血雨里的盲女虛影便有所感,一身打滿補丁的灰衣漸被血色侵染,與結界內流溢的血氣同化,不分你我。

    牛魔虛影從化為一縷血光的盲女虛影旁邊走過,絲毫未有察覺到旁邊的異狀。

    孟姜未能從轉世記憶中蘇醒,修成生死萬化之境時,牛魔尚且能夠略微查知其氣息,進行追蹤。

    但如今她已修成生死萬化,從千百世沉淪的記憶里提煉出自性真我,氣息生發不過念動之間,比牛魔高了一籌,當下牛魔想要探知到她的氣息,已是完全不可能。

    待到牛魔穿過血色結界,穿過遍布廟宇的陣法符文鎖鏈,走進大廟里,隱在血光里的盲女虛影才重心走出,身上一層層的血色褪盡,依舊是那個穿著打滿補丁衣裳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低頭小碎步跟去大廟里。

    廟宇四壁纏結成鎖鏈的符文,在這虛影接近的剎那,散失光澤,紛紛斷開,在她穿越之后,又重新勾連,仿佛先前一切都不曾發生過。

    當時牛魔虛影穿過這符文鎖鏈時,尚需尋找時機,鉆一鉆空子。

    盲女虛影則完全不用如此,她一走進,陣法符文的漏洞自顯,直接就穿越了過去。

    大廟里,缸中的黑舌已全被夜叉王骨吞吃殆盡。

    它借此凝聚出了一身金色的筋脈、赤色的血肉、烏黑的骨骼,頭頂骨突越發明顯,鼻骨上覆蓋了一層金絲般的紋絡。

    它已具備血夜叉王的雛形。

    缸中,兩條靛藍的手臂倏地探出,按住缸沿,緊跟著探出有骨凸、象鼻的頭顱,顯出胸前兩塊綴著血絲的板骨,瘦長的身軀。

    這是一頭真夜叉!

    這靛藍夜叉一破開缸口封壓符文,立時嘶叫連連,呼呼掠過半空,眨眼已至那臺階上的血夜叉王身前,兩者霎時間抵死搏斗起來。

    夜叉喜啖百鬼,行動迅捷。

    靛藍夜叉破開封禁,至血夜叉王跟前的速度,連牛魔虛影與盲女虛影都未反應過來,便看到它們兩者糾纏成一團,互相拼命廝殺。

    四壁之上連成鎖鏈的符文一層層回縮,歸攏血氣,往廝殺作一團的兩頭夜叉體內灌注。

    鎖鏈纏繞而上,密密匝匝的符文層層堆疊,形成了一個渾圓的大繭。血氣牽動這一枚包裹著兩尊夜叉的大繭,重新投入豢魔缸中。

    接下來,只要時時往其中灌注血氣,七七四十九日之后,大絕滅血夜叉王化身便能圓滿煉成。

    牛魔虛影這時化作一縷烏光,在層層符文尚未對缸口完成封壓之時,投入其中,融入那大繭之內。

    盲女見狀,亦不甘示弱,跟著投入大繭內。

    牛魔虛影涌入那靛藍夜叉體內,寄居于其性靈之中;盲女虛影則落入血夜叉王體內,占據這尊夜叉王的泥丸宮,成了它的性靈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四壁布置的重重陣法盡數崩解。

    豢魔缸撞破墻壁,在半空中滴溜溜旋轉著,越變越小,越變越小,最終只有嬰兒拳頭大,落入危宿手里。

    他面露笑容。

    此次雖然過程曲折,但結果總算圓滿。

    只要靜候七七四十九日,自己便得一尊煉罡境巔頂的大絕滅血夜叉王化身,屆時便能后顧無憂,準備踏入不垢境的事宜。

    危宿四下查看一番,確認無有遺漏,駕馭魔母百子劍騰空而起,如彗星一般拖曳著尾焰,倏然遠去,眨眼間消失在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暗處,那似牛魔似人類的修者亦探知過四周元氣之后,揮手打出一道銀青色劍光。

    劍光展開,似是一道電鏈,劍尖分叉成三個尖凸。

    此飛劍名叫‘雷火風三尖刀’,雖然名字里有個‘刀’字,但亦是飛劍之屬。

    修者駕馭雷火風三尖刀,直往另一個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時,五圣門遺址重又恢復了凋敝凄慘的景象,遍地血跡,殘破的廟宇里,亦有鮮血不斷溢出,一派人間煉獄般的情景。

    孟姜背著手,走出沙堆。

    她抬首看向牛魔修者離去的方向,旋即低頭,看著自己的繡鞋鞋尖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牛頭陰帥察覺到我先前居所有異變,追趕過去,可能發現了危宿的影蹤,所以一路跟蹤至此,有了當下之事。

    祂是覺得,危宿可能與我有所牽連,所以在危宿所煉的化身里,埋下了一點性靈種子,以此窺探危宿,乃至危宿背后的赤練。

    遇到危機,這點性靈種子亦能發揮絕大功用,搶先奪去危宿這具分身的控制權。

    祂覺得,我已經投靠了赤練,或與赤練有極深糾葛?

    孟姜甜甜一笑,覺得牛頭陰帥這么誤會自己,倒也是好事一樁。

    此事能挑動黑魔國與赤練的恩恩怨怨,讓他們打出狗腦子去,自己正好多休息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孟姜心情大好,背著手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黃沙漫天,她的身影在沙瀑里倏然間似真似幻起來,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安居內。

    葉玄就著五圣門的那一批肉食儲備,差遣哼哈將去田圃里摘了好些長成的菜蔬,做了好大一桌子菜。

    他坐在陪位,身旁還有陸吾與英招兩小只,孟姜坐在主位,一邊用餐,一邊閑聊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,五圣門的事情算是徹底解決了?”盤盞中的菜肴慢慢見底,葉玄看孟姑娘總算停下筷子,連忙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孟姜用力點頭,放下筷子,歇息一下,一會兒再戰。

    她擦去嘴角的油光,看了看桌上的盤盞。

    桌上攏共八個盤子的菜肴,現下已經空了五個。

    這么多菜,肯定不是自己一個人吃完的,葉孟葉姜兩個一定也吃了好多,道兄不動聲色地給我布菜,其實暗中也吃了不少……

    孟姜在心里安慰自己一番,才開口道:“道兄之所以要對五圣門出手,是擔心他們舉辦的煉罡大醮召來的勢力,無意間發覺平安居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,參與這場煉罡大醮的修者,俱已死絕,不會有人對平安居起心思,道兄也就不必為此憂慮啦。”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